再次感受引導的層次與美好

2016年初識「引導」Facilitation,當時想要的是往外尋求問題的速解,工具的蒐集,是以手指月中的岔路。

三年間,一路上總有什麼吸引著我,讓我就只憑一種朦朦朧朧的直覺,具體說不出來,但就是一直持續探索與實踐下去。

三年後,我重新又再去上了一次ICA的入門第一課 – 團隊引導法之焦點討論法 (GFM-1)。看來是這中間跌跌撞撞得真的不少,所以這次在課上深刻感受了很多。

滿滿的話想說,避免無限期拖稿,只先選三點就好。

 

多元與異質帶來的學習點

對比第一次去時幾乎都是同溫層,這次有幾處不同。參加者有台灣、香港、大陸不同城市們,職業有培訓師、管顧、教練、人資、工程師。產業性質與規模不同。上課人數也暴增到36人。

原本以為是再熟悉不過的基礎方法,但因為每個人帶著自己的慣性而來,且在事前安排好的安全環境下,讓每一場演練都是新奇的,擁有各自個性的,所以充滿學習點。

例如看到培訓專長的同學使用引導卻掌控感超強的樣子、例如看到大陸同學直白的性格,讓我幾次難以言喻的感覺一下子就被點破。也因直白,各種衝突來得快又急。也例如騰訊的同學一開口就是上百億XD

也還看到大群體的引導操作手法,遇到亂流是必然的,但在精神不變的情況下,如何守破離。

 

學習方式由外轉向內,從看Doing到感受Being

第一次去上時,職業病的關係,注意到的都是各種技術層面的小細節,像是引導布有神奇魔力立刻也想來搞一塊、語言中運用大量邀請的技巧、便利貼使用與編號的方式、書寫與講課的技巧等等。

這次發現,更多的是往內看。

我現在聽到的,與我內在經驗去連結,停留在心裡的感覺與畫面更多了。引發的思考更深,促使我不斷湧出關於自己的詮釋。內心有種充滿力量的平和感,與自然的疑惑與行為發生。

從前我總是無意識抽離的,現在更多是參與與同在的。或是,有意識的選擇暫停。

 

引導者的作為沒有對與錯,只有選擇與之後的影響。
所以在課程上盡情犯錯學習更多

 

這次,我發現自己仍然有對錯的執著。

覺得以前上過了,所以很多操作與觀念當時聽到的就是那樣啊,可是為什麼同學做錯了,但是講師們沒有馬上點出來?

為什麼?為什麼?為什麼?

把假設懸掛著,直到發現Larry介入的方式與時機點,有時輕輕的若有似無,但整個空間的氣氛就變了。沒有對與錯,只有選擇與其後的影響。

這是以前看不出來的。

不過即使觀察力與感受變敏銳了。自己的Doing也要跟上才行。也因此不只看見自己實踐起來的差距,還能被獲得深刻且具體的回饋。

***

在台灣上引導課真的很幸福,華麗的共同講師群們,每個都是在外可獨當一面的大咖資深引導者,竟然同時最多有六位啊啊啊啊啊啊。而且都超級不藏私的,盡可能的陪伴與給予回饋。

太多收穫了。

結尾的時候,Larry說引導是一種Lifelong Choice,他至今很享受與喜歡這樣的過程。

 

希望有一天我也能這樣享受地說出屬於自己的Erica之道。

 

 

延伸閱讀:引導(Facilitation) – 推薦課程、資源與書單 — 愛瑞卡‧漫遊敏捷

Erica Liu

大多時間都在軟體圈打滾,這幾年漸漸體悟敏捷精神,至今仍然持續實踐不斷改善。重視人與人的交流,喜歡透過引導讓人自我啟發,工作之餘也常和社群交流與分享經驗。
Erica Liu

發表迴響